盐腌鸡

高三集训长弧

血与酒 1。


打巫师3的时候突然想写一个中世纪魔法au,又想起lof上还码着神怪的梗没写,于是过来还脑洞。

避雷注意,性别歧视和奴隶制的不平等中世纪时期,有龙有精灵有吸血鬼的魔法au,详情设定在lof里堆着,后续等考完慢慢码,反正有车,大概是日常向。

——

1。

Hernan回到公馆时已经很晚了。

他推开厚重的大门,门里的温暖随着光亮一齐拥过来抚摸他的脸,Hernan呼出一口雾气,他在光里停留了一会儿,让皮革上结成的冷意和霜慢慢融化。夜晚很冷,而寒冷并不适合带进屋里,任何与“home”这个单词的有关概念里通常意味温暖、安全和守护,他所要做的就是把所有不美好的玩意儿都留在房子外面,然后安安心心地回家,躺在床上享受一顿美餐或是美酒。

他又想起了Kirk兔子似的皮肤和红眼睛。

Hernan没有脱下大衣,他在毛茸茸的熊皮地毯上丢下靴子,又赤着脚走进大厅 。Bekka正窝在壁炉面前的地毯上烤火,她懒洋洋地抱着一床绣满了异域梵文的毯子,手里翻着一本羊皮包裹的厚笔记本,火红的头发被火光映得发亮,就像融进了他们宝库里最好的金子似的。

Hernan进来时Bekka回过头看他,但很快又转了回去,什么也没说,只是在他擦身而过时抖了抖那双尖耳朵。龙最后的后裔走过她,一直走到大厅侧面的落地窗前,他扯起一边幕布似的窗帘,透过玻璃和帘子间的裂缝向外看。天上没有星星和云,漆黑的夜幕里只有一轮弯月挂着,孤零零的,看起来惨白而毫无生气。这让他想起了他的红眼睛小兔子。

“Kirk在哪儿?”他拉好窗帘,把视线转回暖黄色调的大厅,Hernan绕过三座绣着金花又刻着抓痕——别问那是怎么弄的——的红宝石色长椅,隔了老远冲着壁炉旁的精灵战士问道。

“在地下室忙呢着。”Bekka头也不回地回答。“你要去的话记得拿瓶酒上来,我有点冷。”

“哦。”

高大的龙战士点点头,他越过Bekka的头顶朝壁炉里的火堆看了一眼,刹那间火焰猛地舞动起来,高涨的火舌爬出了砖彻的红墙,舔舐蒙着灰的顶端。Bekka终于从书里抬了头,她把自己往毯子更深处挤了挤。

“Hernan,他这几天都没进食,悠着点。”精灵岛的王女提醒他,她披散的长发垂落在脸边,从中刺出的尖耳朵像一柄刺穿火焰的匕首。

Hernan转身离开客厅,他一路走过大理石铺就的地板,猩红的光在他湛蓝的眼底流转,又安静地蛰伏回倒影着的天空下。

城堡的地下室有三层,包括炼金术室、材料仓库和吸血鬼的私人魔法书房。不像Hernan和Bekka,Kirk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地下室,很少回到地面上那个属于他的真正卧室——几乎每次都是被Hernan给扛上来的——如果Kirk没有外出,想找到他,去地下室准没错。

要不就是Hernan的卧室,别问为什么。

——所以当Hernan推开私人书房的门,看见迎面扑来一团卷着血腥味儿的黑影时,他已经做好把对方扛回自己卧室的准备了。

“好吧。”龙说,任由那团黑影咬上自己的脖颈。“看来我们俩都要加个餐了。”

——TBC.

评论(3)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