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腌鸡

高三集训长弧

记个草稿

#想写一个有点悲伤但温暖的小故事,叙事的那种感觉。
#其实就是想赞美杰森,这个宝宝实在是太可爱了。

#亲情向,无cp

脑洞如下:

这天晚上,布鲁斯做了一个梦。

一个好梦。

这天晚上,布鲁斯梦到杰森活了下来,他的罗宾没有死于那场爆炸中,正联也没解散,超人依然忙于拯救世界,而世界线按着它的既定轨道正常发展。他梦到自己干了很多年的蝙蝠侠,只是因为年纪大了——蝙蝠老了,不能再参加太杰森依旧是他的罗宾,没有第三个男孩或是女孩。

这天晚上——在梦中的这天晚上,他和杰森刚刚侦破了一起毒品和枪支的连环交易,企鹅人,当然。梦里的企鹅人也老啦,但他还是跟蝙蝠侠一样做着老本行,这让布鲁斯突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叹和不安。

(破案的过程 ,超人中途路过帮了下手,聊了会儿天,大概还有正联过来打个过场。)

当他和杰森出完任务回蝙蝠洞时,布鲁斯刚好路过放着——曾经放着——杰森制服的柜子,现在那儿是空的了。(但我又想写没有空:那里面不知为何放着杰森的一套制服,破破烂烂,沾满了黑色的血。)那个玻璃柜本不该放在那儿的,但它就在那里,似乎从很久以前就在那儿了,以一种突兀却渺小的方式彰显它的存在,而所有人却都对此熟视无睹——也包括他,就好像他早就习惯了这个东西的存在。

布鲁斯突然意识了不对,一种模糊而微妙的错位感抓住了他,但杰森在叫他,那个男孩的声音疲倦又温暖,语调愉快地上扬,即便是这么多年以后,经历了哥谭如此多的令人发指的黑暗和恐怖以后,他也依然不可思议地保持着当年他刚刚成为罗宾时的活力。杰森布鲁斯他不知为什么很在意地看了一眼,突然从玻璃反光中发现自己老了,头发花白,脸上满是皱纹,但跟在后面的桶却依旧是当年做他助手时年轻的样子。然后老爷意识到这是个梦,于是他转身在桶的柜子前面蹲下去拥抱罗宾桶,告诉他爸爸爱你,永远爱你。

——

BE结局:

然后老爷醒了→梦转醒了。他发现自己趴在蝙蝠洞的电脑前睡着了,正好这时候电脑把一个结果计算出来了,老爷就揉了揉脸站起来,戴上头套往蝙蝠车走准备出去一趟,刚好路过罗宾桶的展示柜。他停下来看了看里面的制服,又看了看摆在底下的合影(参考AKA漫画),走了。

——

HE结局1(接BE):

过了一会儿桶拎着一个密封箱从洞穴顶上跳下来——老爷回来的时候他没来得及走,只好躲在上头等他离开。桶也到展示柜前面也看了看,很不屑地哼了两声,转头就跑到电脑前从箱子里拿出他自己做的蝙蝠形状面点(夹心烤圆面包啊啥的)。还是热的,香喷喷的,桶就很骄傲地戳了戳面点,又给阿福留了个小纸条,然后开心地溜掉了。

又过了一会儿阿福下来打扰卫生,闻到香味就发现了蝙蝠面点,他很欣慰地告诉老爷,还照了照片发给他。老爷问阿福好吃吗?阿福吃了一个,回答:特别美味,你真该尝尝,布鲁斯老爷。老爷就很难得地笑了笑,说好啊。

结果老爷发现今天晚上有人帮他打扫了一遍哥谭。于是他就只好提前回去和阿福一起吃面点啦。

——

HE结局2(不接BE):

这确实是个梦,老爷睡得很不安稳,但在梦里这天晚上却意外地长,他醒过来时发现受伤的自己被桶捡回他的安全屋里治疗了一下,老爷就睡在桶的床上,桶正在厨房做饭,听见他起来就伸头看他,老爷下床想去帮忙结果被拦在厨房外面,就一个做饭一个站在门口看,然后一起沉默地吃了顿饭,桶要他回去继续睡,老爷迟疑了一下就躺回去了,而桶则伸了个懒腰揣着枪出门了。

临走的时候他回头看了看卧室门,折回来把装真子弹的弹夹放在茶几上,换成了橡胶子弹的弹夹。最后他走了,关上门,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fin.

没啦。

评论(6)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