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腌鸡

高三集训长弧

DC高校日常 游乐园


给@Oni_赖氨酸,谢谢你喜欢我!!!!

依旧小短篇,通篇都是傻白甜,甜不哭你不要钱xxxx第一次被人表白少女心炸了xxxxx

预警:白灰,蓝黑,终夜,有kt暗示,三兄弟设定,这次只带三只鸟玩,大米太小年龄不够进游乐园x

私设的小设定:当白超想吻灰老爷的时候会非常强势地直接亲下去,但不会亲嘴,而是先吻住灰老爷的嘴角,给他一个拒绝的余地,如果灰老爷愿意就蹭过去接吻,不愿意就侧头避开,充分留下给灰老爷的尊重。反正我觉得白超就那么绅士般的流氓,以及我只认证超正白超。

请把一切“默默地”、“平静地”、“不动声色地”等相近词汇全部在脑内替换成“悄咪咪地”xxx

1.

“小翅膀我们去玩海盗船好不好!”

“我拒绝!你坐过山车还没坐够吗?!”

“你该不会是怕了?”

“回你的旋转木马那儿去,迪基鸟。”

“……”

“提姆,你要什么味的冰淇淋?”

“谢谢了康纳,香草味就好。”

“饮料呢?”

“我就喝你那种吧。”

“……”

“韦恩,草莓奶昔没了,我给你换成布丁可可。”

“嗯。迪克你别跑太快,回来。”

“这顶帽子很适合你,别乱动,我给你戴上。”

“嗯。提姆别在煎饼里放那么多糖浆,会蛀牙的。”

“……”

“为什么我老是打不中那个气球?!”

“因为你蠢,白痴。”

“你行你上啊?!”

“嗤,蠢死了。”

“……”

“布鲁斯,你还好吗?”克拉克回过头担忧地问了一句,但随后又被迪克给拉走了。

“我要玩那个!”迪克尖叫道,他死死拽着克拉克的袖子,指着跳楼机兴高采烈地蹦哒。在他身后杰森露出灾难般的表情,而康纳只是默默地抬起手捂住提姆的眼睛。

布鲁斯远远地站在队伍的最末,抹了把脸,思考自己的人生究竟是从哪里开始出现的偏差。

2.

起因是迪克——所有致力于折磨布鲁斯的麻烦的原因八成都是他——闹着要去游乐园,因为布鲁斯答应他如果他能让杰森一个月不打架,那么布鲁斯就带上他,或者说他们,去游乐园玩,当然。

天知道迪克都干了些什么,总之他做到了,虽然杰森在那段时间一直都挂着一副痛不欲生的表情。

但布鲁斯并没有及时实现他的诺言,学校和公司的事太多了,忙碌致使他把约定忘得一干二净,而迪克对他的忽视表达了强烈的不满,他甚至开始在地上打滚来博取布鲁斯的注意力(这一度让他怀疑起自己的教育理念的正确性)。

出于愧疚心、消耗一空的忍耐力、某种绝对不能点破的期待和来自一个叹息的阿尔弗雷德的巨大压力,布鲁斯最终还是硬着头皮腾出一个周末来好好陪伴他的家人。

——但这无论如何也不该包括进肯特一家!

韦恩握着迪克的手把他拉了回来,后面跟着被他扯来扯去的克拉克,天知道迪克最崇拜克拉克了。艾尔把一根棉花糖塞进迪克手里以交换韦恩,并顺手扶正了韦恩头上歪掉的兔耳发夹。杰森跑过来抢走了迪克的棉花糖,而迪克追了过去,牵着康纳的提姆看了看打闹的两人,决定把康纳买的枫糖煎饼递给迪克。这时托马斯走了回来,他一手拎着一个小鬼把他们还给了韦恩,卡尔跟在他后面,怀里抱着一个半人高的蓝色大玩具熊,他们刚刚在射击游戏里得到的战利品。

远处高楼上的一架电梯顺应地球引力作自由下落,尖叫和惨叫从那儿传出来,活像灾难片里最经典的一段事故现场,而布鲁斯觉得自己此刻的心情就和灾难片主角没什么区别:绝望极了,但却始终抱有一丝认为自己能够生还到最后的渺茫的希望。

“你还好吗,b?你的脸色看起来不是很好。”克拉克递过来一根棉花糖,谨慎地问道。

布鲁斯以扔出蝙蝠镖的力度一把夺过去,让自己的下半张脸狠狠埋进绵软的糖里,活像有人摁着他的头往棉花糖上掼似的。他飞快地吃掉了,这速度把克拉克吓了一大跳,然后这只蝙蝠怪又抢走了超人的那根,毫不留情地消灭了它。

走在最前头被迪克拽着跑的韦恩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他回过头看了看自家弟弟,并没有发现哪里不对。

“怎么了?”艾尔侧头问道。

“没什么。”韦恩摇摇头,继续舔他的棉花糖。艾尔出神地看着他,突然福至心灵地俯下身,低头擦过蓬松的软白留下一路融化的焦糖,轻轻地、在韦恩的唇角边印上一个吻。

他的嘴唇很柔软,艾尔想。而且还很甜。

迪克转过脑袋正打算说点什么,抬头却看见巨大漂亮的白色云朵遮住了两个人的脸,他相当识趣地闭嘴又放开了自家舅舅的手,拉着杰森跑去找提姆和康纳玩了。

等艾尔重新抬起头时,韦恩的脸几乎红得肉眼可见——考虑到他是韦恩集团的现任总裁并且还是DC学院纪律部的副部长。棉花糖被他们交换的呼吸融化了一圈,焦黄色的糖浆黏答答又甜腻腻地糊在那上面,韦恩下意识地咬了一口。

太甜了,他想。



“别去,我说真的。”卡尔咧咧嘴,轻而易举地架住了冷笑着挣扎的托马斯。“我们再去打一局游戏吧。”

3.

“我一定要玩跳楼机——”迪克郑重又严肃地宣布。“不,不,不,以及是,没错我就是要玩!”

“他一定是跟你学的。”克拉克无奈地说道。

“不一定,这儿可是有三个蝙蝠——长歪的也包括在内。”布鲁斯扯扯嘴角,回答。

“你们谁要去——”

“我拒绝!”杰森用比迪克更尖锐的声音盖过了他。“我才不要玩!我受够你了迪基鸟!”

迪克伤心地撇了撇嘴。

“克拉克和布鲁斯会陪你的,我已经买好票了。”最人妻的那只安抚了他。“提姆没到年龄,我就留下来照看他和康纳,艾尔陪我,”他看向旁边气鼓鼓的男孩。“杰森你想玩什么?”

“这小子和我们一起,”托马斯面无表情地捞起杰森而又递给身后的卡尔,高校校霸像拎起一只猫一样轻松拎起疯狂挣扎的叛逆期儿童。“我们要去后面的小游戏区打枪,杰森枪法很好。”

杰森炸了毛似地在空中胡乱挥舞四肢,迪克在他前面幸灾乐祸地冲他比鬼脸。

布鲁斯回过身,拒绝直面身后的吵闹。

队伍走得很快,一半原因是大多数人面对跳楼机近三十层的高度和其中传来的连绵不绝的惨叫选择了退缩,也有人犹豫着让排在后面的人先上。不管怎样,十分钟后迪克站上了跳楼机的座位。

“你们准备好了吗?天呐我好激动我还没坐过跳楼机他们说跳楼机比过山车还刺激——”

“闭嘴,迪克。”布鲁斯揉了揉太阳穴,他把安全带狠狠拉过胸口。“安静点,你就快变成沃利了。”

迪克立刻就闭上了嘴。

克拉克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这挺可爱的,我是说,小孩子都这样。”迪克亮闪闪地盯着他,校报的金牌校园记者又笑了起来,布鲁斯恶狠狠地瞪了他好一会儿他才举起手作投降。

“我错了布鲁斯。”该死的氪星大型犬对着大蝙蝠怪眨巴眨巴他的狗狗眼。“你没生气对吧?”

“……我就是很生气。”并没有生气但还是要保持生气的侦探社社长把脸转到另一边去,他正想说什么反驳的话,就被娱乐设施的提醒音打断了。

“设施即将开始启动,请握紧把手,倒数十秒:十、九、”

“这时候该说点什么?”克拉克眨眨眼。

“八、”

“你当这是英勇就义吗?”

“七、”

“我觉得从心理角度上这种感受也——”

“六、”

“请握住我的手。”迪克严肃地打断他们,他坐在克拉克和布鲁斯中间。

“五、”

克拉克爽快地握住他从栏杆底下伸出的手。

“四、”

布鲁斯嘟囔了几句,也握住了他。迪克开心地笑了,他紧紧地反握住他们俩的手。

“三、二、一、”

“我超开心——”他大喊道。

跳楼机猛地坠了下去。

严格来说其实跳楼机并不怎么可怕——这句话的前提是你就读于DC学院并有幸加入了某一著名社团——尤其对于蝙蝠家和超人家的成员来说,突然下坠和突然上升基本就是日常好嘛。

但迪克一直在尖叫,像个普通人似地开心并享受(后者要更多一些)地尖叫,克拉克也配合地大笑起来。而只有布鲁斯一脸韦恩式冷漠,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的景色飞速变动。尖叫响彻耳边一刻不停,几乎快把他震聋了。

“——喜欢你!”克拉克大喊道。

……他说什么?????

布鲁斯猛地转过头,克拉克正冲着自己开心地大笑,他的眼睛弯成了月弧,漾着——该死的、温柔极了的笑意,像堪萨斯最晴朗的天空。他张开嘴,露出牙齿,又一次大喊出声,在层层叠叠的尖叫遮掩之后,隔着尖叫、男孩和风,布鲁斯确信自己听清了——

“——我喜欢你!”

迪克非常、非常、非常成熟并识趣地什么也没说。

4.

“去你妈的托马斯你这混蛋——”

“我录音了,”被点名者平淡地回答,并非常可信地举起手机。“再不闭嘴我就发给阿福。”

杰森像是被按了暂停键似地煞是就没了声,他张着嘴,最后一个脏字卡在喉咙里半天没出来,把他的小脸憋得通红。

卡尔对此只是嗤笑一声:“我算是信了那句'初二以下都可以当成小学生看',说得太他妈对了。”

初一生杰森怒视着他,张口就打算溜出一串儿脏话,而托马斯平静地再次举起手机,他马上砸下牙齿死死咬住第一个音节。

但托马斯却转过头看向了卡尔:“我说了我在录音,你想让艾尔也听听吗。”陈述句,不是疑问句。

卡尔像条脱水的鱼似地张开嘴又合上,反复几次,也没蹦出半个字。杰森怜悯地怒视着他,他低头瞪了回去,而后气急败坏地操起面前的气枪啪啪啪连开三枪,端起上膛瞄准开枪命中一气呵成。

杰森凑过去瞅了瞅:“八环,七环,八点五环。”

“太差。”托马斯摇头。

“你行你上啊?!”卡尔朝他吼道。

蝙蝠的哥哥白了他一眼,捞起一把气枪扔给正在上初一的蝙蝠幼崽:“你也试试。”

杰森非常熟练地架起枪瞄准,按下扳机——十环。他把枪扔回给托马斯,托马斯随意地换膛,只有一只手握着握柄抬起来,气枪还在晃动,他看起来非常不走心地随手摁下扳机——十环。

“然后?”托马斯朝卡尔扬扬下巴,卡尔瞪着眼,杰森幸灾乐祸地怒视着他。

“还有五发子弹,别浪费了。”托马斯见状只好耸耸肩,把气枪递给卡尔。

我们伟大的校霸瞪着那把气枪死活不肯接,杰森鄙夷地怒视他了一眼,跑到隔壁的摊位上去玩小手枪打玩具了。托马斯只好把枪收了回来。

“你想要什么奖品?”他懒散地单手持枪,另一只手插着兜,表情冷淡,枪身横过肩膀直直指向前方,枪口在绑着礼品纸条的气球上随意游走,看上去天杀的帅爆了。“玩具熊怎么样?或者小猫咪抱枕?我觉得那只哈士奇玩偶挺适合你的。”

“都要。”

“……什么?”托马斯诧异地转过头。

“我说都要,”卡尔直直地看着他的眼睛,不是瞪而是看着,眼里没有怒火也没有暴躁。“你再给老子把那另外两个糖苹果打下来。”

托马斯诧异地开了枪,他甚至没有回头,就那么一边看着卡尔一边打爆气球——操他妈的那看上去更帅了好吗?——剩下的五枪准确打中了刚才说的那五样东西。围观的人群欢呼起来,有几个女孩互相推搡着想走上前讨要托马斯的电话——艹。

暴躁重新卷上卡尔的眼睛,不知为何托马斯稍稍松了一口气,然而下一秒高校最令人讨厌的校霸突然冲了上来,一手摁着他的后脑勺狠狠啃上托马斯的嘴唇。铁腥味迅速在嘴里蔓延开来,随后又被另一个外来入侵者搅散,蝙蝠他哥终于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的嘴被咬破了,但他已经快窒息过去了——去他妈的氪星人不需要氧气。

等卡尔终于肯大发善心放开他时,托马斯整个人都瘫在他怀里,他快晕过去了。卡尔一只手穿过他的腋下把他抚稳,另一只手依旧摁着他的后脑,随后对方的额头狠狠撞上了他的,卡尔在离他咫尺的距离上咬牙切齿地沉声道:

“你他妈以后不许再在别人面前打枪。”

“……哈?”

卡尔哼了一声没有回答,他转身朝气枪摊对面的测重锤子那儿走,但往前走了几步就停了下来:托马斯腿软得走不动了。他再次哼了一声,一把操起猫头鹰的双腿把他横抱起来,围观的人群开始起哄,有女孩尖叫起来,也有人立刻掏出手机开始拍照。托马斯像只被吓到了的真正的猫头鹰那样睁大了眼睛,配合他回不过神的表情一时显得特别茫然,卡尔看着他那样子莫名想笑,于是他低下头蹭了蹭托马斯的额头,凑到有些泛红的耳尖边说道:

“乖,等会儿看老子打爆了那个测重仪。”




“……蠢货你忘了拿气枪的奖品。”

“艹你怎么不提醒老子?!”

“……”


那几个推搡的女孩是围观人群里尖叫的最厉害的,而杰森站在人群之中,默默捂住了脸。

mdzz,辣眼睛。

5.

韦恩带着提姆和康纳去坐了旋转木马,艾尔面无表情地跟着他。

排队的人不算多,但除开一家人来玩的,剩下的基本都是些异性恋情侣(并没有什么针对的意思),这让两个大男人和两个小男孩的四人同性组合显得特别突兀,因此引来了许多目光。好在艾尔朝四周望了一圈,目光顿时都收回去了,但还是有细碎小声的议论挥之不去,让人十分烦躁。

“别。”韦恩动了动嘴唇,以氪星人才能听见的音量小声请求,他抬起手指按在艾尔握紧的拳头上。“这是游乐园,别。”

最令人闻风丧胆的纪律部部长紧了紧拳头又松开,转而将他亲爱的副部长搭在他拳头上的手指拢进掌心,趁着没人注意——康纳在给提姆擦嘴边的枫糖糖浆——拉起来轻轻吻了一下,然后快速放回原位,然而并没有放开人家。

韦恩愣了一下,最终还是笑笑,他微微曲起指尖在卡尔掌心滑动,卡尔一把捉住自家竹马竹马不老实的手指,捏在手心里细细把玩。队伍走得很慢,等轮到他们时卡尔已经玩了好几遍了。部长大人依依不舍地看着副部长把他修长漂亮的手指从自己的手里抽走。

康纳爬了半天最终决定还是浮上木马去,提姆瘪起嘴,非常不满他的作弊行为,超级小子慌张地用ttk递给他自己的枫糖煎饼以示道歉。

年轻真好。艾尔暗自感慨,并为自己和韦恩逝去的青春岁月感到惋惜。然后他发现了什么不对。

“慢着。”纪律部部长拿出半夜查寝点到的凶狠气势制止了韦恩正在进行的动作。“你想做什么?”

“我?”韦恩偏过头,表情不解,他正准备爬到提姆的木马上。康纳的木马就在他的左边。

“啧。”艾尔皱了皱眉,他一把拎过康纳就把这小子丢在提姆的木马上去,然后他不管不顾地坐到超级小子原来的那匹马上,拽住韦恩的胳膊强硬地将他塞进自己怀里——感谢氪星基因,康纳手忙脚乱地最终扒住了木马,提姆也手忙脚乱地把他拉了上来,他们俩总算是坐到一块儿去了。

韦恩在他怀里无奈地摇摇头,算是默许了这个相当任性的举动,艾尔眯起眼,作出一副好高兴哦但还是要保持生气的表情来。

音乐姗姗来迟地响起,旋转木马开始缓缓上下移动起来,纪律部副部长拿出手机开始拍摄隔壁那对幼稚又高兴的小崽子,而纪律部部长只是表情僵硬地端坐在木马,像是下一秒就要踏上战场了似的。

“放松点,艾尔。”察觉到身后人的僵硬,韦恩用手肘抵了抵他的肚子。“就把这当成家庭出游。”

“我们还没结婚,那对崽子也不是我们的孩子。”艾尔总算是放松了一点。

韦恩低低地笑了,他的笑声优雅地如同一只蝙蝠的翼尖滑过天空的弧度,像羽毛的软绒一般扫过艾尔心头,漾起一阵又一阵温暖的稣痒。

“我们会有的。”他轻轻地回应道。

一股子莫名的冲动袭击了艾尔的后脑勺,他揽紧韦恩的腰腹并强硬地扳过他的下巴,越过肩头吻上韦恩的嘴角。韦恩眨眨眼,侧过头蹭上了他的嘴唇。

提姆冷静地捂住了康纳的眼睛。

“说真的,其实我觉得旋转木马很无聊。”韦恩咬着卡尔的下嘴唇说,喷吐的气流和呼吸流淌在彼此的唇齿间。

“我也这么觉得。”卡尔舔过他的齿面并表示赞同。

“所以为什么我们会来玩这个?”

“不知道。”纪律部部长回答,不动声色地伸手摸进自家副部长的裤兜里,并试图从那儿摸进前线。韦恩啪得一声拍住了他不老实的手,于是卡尔又不动声色地收了回来。

“老实说我觉得我也可以。”

“什么可以?”

“像这样升起来又降下去,带着你转圈圈。”

“你当然可以。”韦恩笑笑,学着自己上司那样不动声色地挺了挺臀部,蹭了蹭身后人的胯。“你还能做的更有趣一点,以及更多。”

“回去以后我就展示给你看。”艾尔紧了紧揽着对方的腰的手。

“非常期待。”


提姆冷静地捂住了康纳的耳朵。

6.

“所以,这录像是怎么回事?”

“不如你先解释下这些照片?它们都上校园论坛八卦区的首页了。”

“我偏向于先了解一下这段音频的深意。”

肯特家的三位男士和韦恩家的三位男孩十分有理智地拒绝发表任何意见。

7.

只有杰森被罚了,他用肥皂洗了嘴,谁让这小子敢在托马斯面前骂脏话。

而迪克得到了一大盘小甜饼,他分了一半给杰森。

提姆带了枫糖煎饼给达米安。

达米安非常不高兴,但他年龄真的不够进游乐园玩。

8.

一个月后克拉克向布鲁斯正式表白了,一个月又一个星期后肯特家三兄弟都被邀请到韦恩大宅做客,阿尔弗雷德亲自给玛莎夫人打的电话。

艾尔和克拉克能够理解,毕竟一个已经开始谈婚论嫁了而另一个正以结婚为目的在进行交往,但剩下的那一个,卡尔,猫头鹰的那只氪星人,从哪种角度来说都算得上是被无辜牵连到的受害者,不知为什么也被请来了。

可谁管他呢?

然而尴尬的远远不止这些,就像迪克给布鲁斯找来的麻烦远远不止表面上看起来的那样简单。比如说:

托马斯老爷——老太爷回来了。

这他妈就不止是尴尬了。

不过这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fin.

评论(15)

热度(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