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腌鸡

高三集训长弧

DC高校十大传说之一:和蝙蝠组队会加持百分百☆攻击全闪避☆buff

摸个游戏梗,纪念我刚出门派就被一个傻逼长歌追着吊打了四次。pvp一只新手叽萝好玩吗?pvp一个生活玩家有趣吗?信不信4月长歌被削后我找我亲友情缘仇杀你阿?

第九段脑子一抽画风成谜,别管我让我矫情一会儿,顺便结尾有正儿八经的胡说八道科普,请不要轻易相信我【真诚地。

垃圾游戏,毁我青春,败我钱财,我就BB,我就不A,你咬我啊。

1.

“盖你不要冲!拉输出拉输出!”哈尔冲着麦怒吼。“巴里奶住他!我从后面扯T!”

“天才!”耳机里的田径大天使吼了回来。“盖被那个T打成残血了!奶不住!”

“fuxk off!”

猩红一闪而逝,哈尔一甩鼠标猛地急刹,烈焰堪堪扫过他的鼻尖,速度快得就tm像巴特看见沃利抢走他最后一包巧克力似的。黑色劲装的男人缓缓降临在他面前,犹如神明般悬浮在天穹之中,表情漠然。荒漠在男人身后沉默地延伸至视线尽头,无形的压力蔓延开,哈尔感觉自己脸颊上滑过一滴汗。

倒在他脚下的盖挣扎着试图爬起来,那个男人只是从容地低头,烈焰再次从他眼中喷吐而出,神从天上降下了硫磺和火,刚刚站起来的绿色DPS应声倒地,血量一贯到底,他背上的火焰威严而不可抗拒地燃烧着,如同输出本身。

“我插了那个奶静止buff!他动不了了!”盖在频道里大喊。“哈尔!就是现在!!”

哈尔咬牙再次挥舞鼠标,他的眼神重又坚毅起来,灯戒作弊似地变出两只手按在键盘上,画面中同样是绿色——绿灯部公会统一要求着装,别想,其他灯都一样——的DPS英勇无畏地冲向对面的那只T,暴力回以同样的速度俯冲过来,技能猛烈地撞在了一起,巨大的冲击力在两者周围爆出一连串爆裂的火花,几个短暂交锋之后哈尔残了一半的血,而男人毫发无伤,满满的血条嘲讽似地静止在屏幕上方。

——纪律部这里有人开bug了攻击全miss你们还管不管了?!

2.

“巴里。”他看了看自己只剩40%的血,坚定地说。

“去吧,天才,我会一直在你背后。”耳机里传来无奈却同样坚定的声音。“就陪你疯这一把。”

宇宙另一端的英雄微微愣了愣,突然笑了起来,他的胸口里流进沉静的暖意,安抚了有些浮躁的心情。

“来吧。”

一个蓝衣盗贼突然从斜角直直插进两个输出的对持中,如同某种回应,哈尔猛地甩开鼠标来了个狂放的走位,巴里立刻紧跟着丢下陷阱,爆出的技能效果在他们身后炸开一路的极光。

他们的配合太默契了,几个走位间犹如紧踏节奏的盛舞,毫无缝隙可以打断,英勇与无畏此刻已经放下了一切顾虑,他们就像彼此最完美的舞伴,不需对视就能明了对方的纵情发挥,不需言语就能知晓对方的即兴演出。

盖在频道里吹了声口哨,他干脆按下录像在绿灯部工会里直播,赶稿中摸鱼的凯尔看了一眼,立马放到了工会首页上去了,工会成员注意到了工会频道里的战况直播,原本嘈杂的工会安静下来,然后就炸了。

“帅哥你谁?!”

“我去老大那么帅?!”

“这是哈尔?!拜托你告诉我这是错觉!”

“我的妈这让黄灯部看到非气死他们部长不可。”

“那个蓝灯辅助是谁?配合好默契!”

“我问了!蓝灯是老大带过来挂名的一个小号,说是要去玩绿蓝双打发狗粮。”

“噫。”

3.

实况在脑洞社属下七个彩灯工会里同步直播,盖负责解说。

4.

哈尔猛甩鼠标,突然打下一个旋转技能窜到男人背后去,他率性地卡着敌人的视角,从每一个匪夷所思的角度打出技能,身后堪堪留下一点儿给挚友一脚插入的空隙;而巴里紧跟在哈尔似乎毫无逻辑的走位后,当每一个输出命中后必定打出状态拉住buff,有时丢几个辅助在被对手打中的哈尔身上,死死咬住他的血线,分毫不落。

对面的暴T措手不及之下硬生生被哈尔卡在原地动弹不得,又被巴里打出了长达5秒的僵直和麻痹,盖在耳机里大声叫好。

接连不断的骚扰分散了T的注意力,那男人似乎被惹怒了,他不知怎么地辨认出了辅助的位置——他现在的站位根本看不到——烈焰混着拳击狠狠击打在巴里身上,蓝色的大天使被他一拳打飞,身后空出破绽,哈尔趁机突进到男人背后,一连摸了好几个高伤的近身技,然而游戏仿佛出了bug一般,暴T全miss了哈尔的高伤,就和之前的战斗一模一样。

——纪律部就是这个人你们快把他带走!

5.

“卷轴!”巴里吼道。

试了魔攻物攻都无效的哈尔毫不迟疑地摸出卷轴,一股脑全砸在暴T身上,包括灯戒在内的四只手疯狂地摁着鼠标和键盘,确保所有卷轴都毫无间隙地被使用。

“炸弹!”哈尔吼道。

不需要更多的话了,蓝色的大天使心有灵犀地冲着哈尔用了个冲撞撞进他怀里,然后毫不犹豫地往身后丢了一个烙着蝙蝠标志的小玩意儿。巴里把技能栏上所有带突进效果的技能都狠狠按了一遍,一路顶着这个最作死的绿灯狠狠把他从炸弹的技能范围里撞了出去——感谢队友免伤放了哈尔这个血皮一马——

他们狠狠撞到地上又抱在一起滚了几圈,巴里连忙丢了哈尔几个治疗,把他从血皮拉了回来,称号英勇的那只绿灯听见同为绿灯的伙伴频道里吹了声口哨,在想开口时被巴里打断,然后被灌了一嘴的红药。

“哈尔你还有蓝药吗,我的用完了。”在蓝灯挂名的联盟良心担当气喘吁吁地说,精神上的压力远比肉体上的压力大。

“还剩四瓶,都交易给你。”在绿灯就任的联盟作死担当稳了稳神,决定无视同袍的嘲笑。“巴里你先治疗下自己。”他看了看队友框里的血条。“刚才那下看着真疼。”

“天才,”他隔着屏幕都能看见巴里翻了个白眼。“克拉克说那是蓄怒技能——为什么你每次打他蓄了怒都是被我抗了。”

“大概是因为我那时基本残血,而温柔善良的中城天使又舍不得我死。”哈尔伸出头冲着床下喊道。“盖挂了后攻击都是我抗的好吗?你就心疼我一会儿吧,笨蛋巴里。”

下铺伸出个枕头砸了过来,正中红心。“有这时间心疼还不如赶紧吃药,布鲁斯的炸弹有10秒的僵直,足够让我们歇口气。”

“居然还附加了状态?”哈尔耸耸肩,毫不惊异地回答。“读作炸弹写作食物,我听说他其实是打算做玛芬饼干的。”

“希望布鲁斯没听见你说这话,天才。”枕头拍了拍他的头后缩了回去。

“……伙计们,很抱歉打扰了。”盖又吹了声口哨,工会里响起了一片yooooooooo。“住口哈尔,拜托你们能看下游戏吗?”

“哈,难道那个T抗住了蝙蝠的食物炸弹?开什么玩笑。”哈尔坐正,不经意地瞟了一眼屏幕,界面里正刮着沙尘暴。“走吧巴里,现在我们去干掉奶和那个划水的——”他猛地刹住了嘴。

黑蝙蝠的炸弹扬起漫天尘土,炼成一片干涸的雾遮掩了所有人的身影,而此刻烟雾被人为地强行驱散,黄沙后白色的披风狺狺作响,割裂了一角荒芜,身披灰袍的奶平静地站在输出身前,交握在胸前的双手撑起了乳白色的守护。一个猩红刺眼的miss浮起。

辅助系道具:神圣守护手札,吟唱时间:60s,技能效果:无视特殊道具伤害。

——稀有氪金道具都出来了纪律部你们真的不管管吗?!

6.

“——神圣守护。”哈尔向后重重地倒在床上。“特大新闻,居然真有人能从蝙蝠的食物炸弹存活,我们输定了。”

“我们中出了一个叛徒,”盖说。“那个奶知道我的buff有60s,正好够他蓄一发神圣守护,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哈尔。”

“嘿!为什么是我?”

“因为你上个星期借了我钱还没还。”

“就因为这个理由?”哈尔不敢置信地说道。“你才是叛徒对吧?为了让我还钱而出卖了我和巴里,所以你才死得这么早。”英勇无畏的绿灯侠越说越肯定。“这就说得通了,你其实是故意的,这样就能通过上帝视角看我们被那个33队虐杀,而你却可以在一旁悠闲地摸鱼。”

“快住脑,哈尔。”盖回答。“隔壁无畏你还在吗?hello?快管管你家英勇。”

“比起这个,”沉默已久的巴里在下铺绝望地哀嚎了一声——考虑到他们被这个33队悠哉悠哉地打了再治治了再打了足足十分钟,哈尔想,万分理解——“我想我得坦白一下了。”

“天呐巴里难道你是叛徒,”哈尔捂着脸说道,疼。“你背叛了我,先告诉我那个划水的是谁我看他不爽。”他的声音悲痛得好像被沃利抢走了最后一包薯片的巴特。

“——那个实力划水的是沃利。”巴里深吸一口气,朝着一直缩在竞技场角落的戈壁下努力降低存在感的小盗贼丢了个房间频道文字泡。“别躲了,沃利,哈尔说他看你划水不爽。”

努力把自己缩成球的盗贼颤抖了一下——估计是沃利吓得手滑了一下按错了键,可怜孩子——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乖乖从藏身地走了出来。

噢,哈尔想。我现在去买零食道歉还来得及吗?

“没关系,我就是在实力划水。”沃利头上冒出文字泡。“告诉哈尔我要三份双层霸王汉堡。”

“都加芝士。”他补充道。

啧。

“好吧,我原谅你告诉他了。”哈尔把手从脸上放下,把自己的枕头往下铺扔,枕头被巴里扔了回来。“盖你要是不原谅他我就去打你。”

盖在队友频道里不屑地哼了一声,又在房间频道里打了个“有事先走”就退了竞技场。现在进入家庭伦理八点档剧情,他可不想参和进去。

巴里从下铺冒出脑袋,哈尔发现他一脸悲伤和内疚,如同看见巴特为了报复自己而偷吃光了所有巧克力布丁的沃利。“我没有告诉他,以及我想坦白的不是这事。”他说。

“怎么了?”哈尔问,理性告诉他有很不好的预感,而占据了他大脑百分之九十思维方式的作死感却催促他问下去。

巴里罕见地犹豫了,他低下头,脸颊泛红——真可爱,无畏的英勇想。并和每次蝙蝠镇住全场时一样无视了脑子里响个不停的警报——金发的大天使揉了揉一头短毛,再次罕见地自暴自弃地说道。“抱歉哈尔,我该直接告诉你。”他这下把脸埋在无所畏惧的绿灯腿边的床单上。“我不该直接瞒着你那个33队是韦恩组的!”

“什么嘛,又不是什么大事。”哈尔耸耸肩控制灯戒化作的手揉了揉自己垂涎已久的金毛,英勇的无畏抬起头茫然地看着他。“那个33队是韦恩建的又怎么样?我可是英勇无畏的绿灯侠——”英勇无畏的绿灯侠本日第二次紧急刹嘴。

“你说谁组的?”

7.

巴里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我的错。”他第三次罕见地沮丧地说道。“沃利说他们那个33队是韦恩组的——好像是来体验一下布鲁斯玩的游戏什么的。我不清楚。”

“那么那个暴T是……?”英勇无畏的绿灯侠发现自己喉咙很干。

“没错,就是你想的那个。”

哈尔深吸一口气,坚毅无畏干脆利落毫不犹豫地火速下线退了游戏。

盖已经在韦恩的名字出现时关了实况退了游戏,此刻绿灯部工会里鸦雀无声,工会栏成员名字全部灰掉,所有绿灯集体装死躺尸。

——纪律部的tm都是混账。

8.

十分钟以前。

游戏界面还是竞技场的等待界面,巴里瞪着屏幕上的聊天窗口目瞪口呆.jpg,他愣了有整整一分钟那么久,对于神速力来说这简直就有一个世纪那么长。一个世纪以后他回过神来,内心复杂地回复对面33队那个实力划水的第三人。

“现在退出还来得及吗?”

“来不及了,巴里叔叔。”沃利同样复杂地回复。“副部长把哈尔叔叔刚才的发言翻了出来,而部长他已经看到了。”

噢,是的,“对面那个33队看起来真弱,巴里你就看我怎么花式吊打他们。”

英勇无畏的绿灯侠怎么也不会想到十分钟以后被花式吊打的那一方是自己。

“啊,还有,”纪律部的良心担当十分有良心地补充道。“部长他听说那个烹饪比赛的传闻了。*”

干得漂亮,天才。田径部的金发大天使想。下次没带钥匙出寝室别想让我帮你开门了,饭卡也不借你了,被人仇杀也不来支援你了。


*烹饪比赛时哈尔给白超立的flag。

9.

“怎么就退了?我还没玩够呢。”被痛恨的纪律部部长点动鼠标退出竞技场,合上搁在病床移动小桌上的笔记本电脑,他伸手环住副部长的腰,把下巴搁在后者的肩膀上。

被圈在怀里的副部长淡淡地说道:“他知道是你了,艾尔。”他把自己灰色的那台电脑从白色超人的腿上拿起来,放到对方的笔记本上面。“英勇无畏?不如说是冲动莽撞。”他哼了一声,就像每个蝙蝠都会做的那样。

艾尔越过韦恩的肩头看着屏幕上的荒漠,灰蝙蝠的站位能够轻易观察到对手的一举一动,他总是下意识地去找那些能纵观整个战场的位置——比如哥谭的滴水兽——然后跑到那儿待着。

这是他的习惯,他们的习惯。

“谢谢。”白色的超人低下头把鼻尖埋在最温和的蝙蝠的颈窝,亚麻布纤维般柔软又厚重的味道洋溢在呼吸间,风从草场上空拂过拉动一串风铃,有黑鬃马匹的喧嚣和木轮碾过青石砖的轻响回荡。*

他闻过另外两只蝙蝠——超级嗅觉,别误会——黑色的那只有着森林平静而幽深的气息,在那之下涌动着阴森洞窟里的抗拒和岩砾坚硬的棱角。*而克拉克,肯特家最小的儿子,他笨拙又温柔的三弟把光从洞口扔了进来,将那些阴影砸碎得七零八落,逼得那只黑蝙蝠从岩缝里钻出来狠狠给他一爪子——虽然没什么用。

而那只长歪了的——他总算明白为什么了,在喝了那锅岩浆汤后——则始终带着和他的弟弟们镜像般却又与之不同的味道。*渴血肉的猛禽挥之不去的铁屑味儿下是一丝死森林的荒芜,那儿岩石死寂又如铁般冰冷,树冠投下的阴影里埋着死魂灵的尖叫,风自东海岸边吹来,搅动了那终日不散的积云的同时,也顺便搅动了他那反社会的二弟满是怒火的眼睛。

“艾尔?”韦恩侧过头问道,嘴唇蹭过了白色超人的额头,纪律部部长收紧了手,抬头咬住那张嘴唇,他的副部长熟练地回应,唇齿间缠绵地亲吻吮吸。几番厮磨后艾尔突然发力,翻身就把他的那只蝙蝠压在下面,蝙蝠喘息着扯开他蓝白条纹的病服,而超人则把他的衬衣从裤子里拉了出来,顺着撩开的下摆探了进去。韦恩呻吟一声,抬起腿夹住艾尔的腰,而他的上司也毫不客气地按住他的腰,让两人的胯部相抵——

“非常抱歉,布鲁斯叫我来的。”托马斯站在病房门口,微笑着说。“他说有好戏可看——我弟弟果然没骗我——别在意,你们继续阿。”

卡尔在他身后露出了惨不忍睹的表情。



*韦恩在古英语里有车夫,马,马车的意思。
*布鲁斯在法语里有森林的意思。
*托马斯在希伯来语里有双胞胎的意思。
*详细解释请看结尾的不负责科普。

10.

韦恩被托马斯禁足了,阿福什么也没说。

克拉克和康纳被蝙蝠们放置了一个星期没理。

纪律部部长只能和副部长在游戏里见面了,于是他们把原定为三天的游戏体验时间延长为一个星期。

托马斯被卡尔拦下了,那天宿舍炸了六次。

11.

后来视频还是让黄灯部部长看到了。

黄灯部部长没被气死,就是领着全体工会成员把绿灯部部长埋了。

12.

韦恩组着艾尔和沃利在竞技场玩了一个星期,中途守到组了巴里冲九段的弟弟组,他们打了一场,艾尔和克拉克实力对扛,韦恩和布鲁斯实力辅助,沃利和巴里实力划水。

韦恩发现自家小弟玩的是暗牧。

赢的人是布鲁斯,你明白的。

13.

那一周,进竞技场pvp的玩家不分等级地都回想起了菜鸟时期被太太吊打的恐惧。

14.

论坛首页被刷屏,众多话题统一围绕关键词:【竞技场】【纪律部】展开,其中以侦探社社长和学生会主席的讨论贴【当超人无视规则时蝙蝠会怎么做】最为火热,纪律部并未对此做出任何发言。

——顺便虽然我很想投【当超人破戒时蝙蝠会因为私情而袖手旁观】观点一票,但我还是支持【当超人破戒时蝙蝠会第一个站出来阻止他】这个观点。文学社社长报道。

15.

沃利实力划水时就把号放在那儿挂机,他跑去和巴特分享了三个双层霸王汉堡,加芝士的,作为道歉,巴特和他分享海梅送他的整盒巧克力。

他们留了一个汉堡给巴里,巴特偷吃了里面的芝士。

16.

脑洞社被纪律部查了水表,脑洞社绿灯部部长被他们带走了。后来绿灯部找了田径部拜托蝙蝠家向纪律部求情才放的人。

哈尔还是死得很惨。活该。

17.

终极人也兴致勃勃地进了游戏,他刚出新手村就遇上夜枭为了监视弟弟而开的一个出生活的小号,据说上去就不由分说先和人打了一顿,然后单方面纳为跟班带着人天天抢怪劫镖打野队。

剧情意外地眼熟呢。

自此论坛里便流传起来了一个站着不动你也打不中的大胸喷泉奶和一个什么都敢用脸挡的恶人爸爸的传说。再后来发生了相当有趣的故事,终极人对此拒绝发表任何感想。

没错,夜枭的小号是个奶职。

18.

泰坦打野时正好碰上少正推boss,他们拉了路过的法外33入团,那天全员miss了所有攻击。

纪律部组团拉了正联过副本,有相关人员透露那天刷新副本记录的无伤过本SSS级评价就是他们团。

沙赞被他们惯坏了,每次过本必组蝙蝠,但因为某些显而易见的原因只好跑去和钢骨一起组泰坦。

这件事被黑蝙蝠知道后严厉批评了他俩,最后喊了少正带沙赞——集齐钢骨、夜翼、星火、乌鸦、野兽小子的泰坦野队,那是药丸。

19.

灰蝙蝠本来是个散人贼,后来发现自家T太暴力,于是干脆删了号安心练个神牧放松心情。

纪律部部长更新签名:不能让自家贼安心练奶的DPS不是好暴T。

20.

达克赛德老师的体育课练习躲避球时,分到蝙蝠的那一组永远是胜利方。

——fin.




正儿八经地胡说八道的不负责科普:

*一直都特别想说史蒂夫有皇冠的意思阿!

*韦恩的正确含义是给贵族驾车经验丰富的驾马车者【俗称老司机x】,帅气一点叫车匠,在中世纪英国的着装通常都是亚麻布衣物,以表明下仆的身份地位【bu【别信【讲真为什么没人玩白灰主仆梗?xxx 】

*托马斯其实是个很苏的名字,在英语里有太阳神(Thomas)或太阳之子(Tomas)的意思,昵称Tom 就是太阳之神。在圣经里是十二使徒之一,能玩宗教梗什么的x。
希伯来语的正确含义是【一对】孪生子,指的是两个人【想装逼可以说是阿拉姆语】。问了下别人说如果在希伯来语里只指一个人的话,则指这个人的兄弟已死,又有出生时伴有前一个胎死腹中的婴儿的婴灵这种说法,托马斯二世的话就有身后跟着死者灵魂的意思。【哥哥你取了个好名字【编辑你是不是故意的】】
我尼酱就是这么苏。

*理查德在古英语里有坚强的意思,我稍微为迪克挽下尊,迪克在英语里有慷慨友善的意思,不仅指【bi】。格雷在英语中含义是令人快乐的,而格雷森则是格雷之子,令人快乐的小天使哦☆大少不论昵称还是本名都很适合他呢:D【bi和古英语都有】

*杰森来源于奥里吉纳尔,有知识☆渊博的意思【bu】,陶德来自古英语,没含义。

*提姆的昵称Tim有荣耀的意思,而提摩西在盖尔语里有柔软的意思☆,别人告诉我德雷克用作姓氏有统治者的意思【噫】。

*达米安有点苏,在古拉丁语和希腊语都有,不过没含义:D

*克拉克来源于英语,含义是富有创造力的,肯特来自英语,没意思,kal没问到,al在古英语里有光明的,如阳光般的,嗯。

*康纳来自苏格兰语【有人愿意画苏格兰裙小超吗x】,没含义,kon我也没问到。

评论(24)

热度(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