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腌鸡

高三集训长弧

DC高校日常 小段子

断断续续的脑洞摸鱼。

1.

下课铃响起的第一个分钟,田径组的金发大天使挥舞着书包冲出了教室,一大串文字泡在他脑后拖得老长,跟在后面的脑洞社特产绿色发光体非常不幸地一头撞在上面,嗷得一声惨叫起来。

“快点快点快点哈尔你怎么这么慢小卖部这会儿刚开门趁人不多赶紧去买零食再晚就要被人抢光了!”

“笨蛋巴里,你就不能慢一点儿吗?!”绿色发光体揉着鼻子骂道,无奈地继续追随消失在天际的红色闪电。“才下课一分钟!”他冲着远处红色的残影喊道。

“你不了解——”巴里的声音远远地传过来,痛苦地,“要是没抢在沃利巴特康纳超人那两个哥哥之前买——”他突然惨叫起来。“——零食就没有了!哈尔快来帮忙!”

哈尔悲痛地摸出了自己的饭卡,然后义无反顾地奔向挚友所处的战场。

2.

铃声响了三分钟后,黑色的那只蝙蝠收拾好了东西,这才慢悠悠地起身,同桌的三原色凭借基因优势在他起身的时候就收拾好了书包。他们一同走出教室,在踏进走廊的第三步开始讨论正义联盟社团的一个预案,走廊上的人像遇到刺猬的斑马群一样自觉分流,给他们让了道。

他们在第十三步开始为预案争吵,又一次。

“——联盟64%的人投票同意,这个方案已经通过了。”黑蝙蝠残忍地否决。“以及,别想找托马斯去当烹饪比赛的裁判。”

“你为什么老是这么固执?”克拉克质问道。“还有这是艾尔的主意,他已经答应你二哥了。”

“那就祝他好运,反正我这儿没门。”

他们在第165步换了一个话题,在第178步为这话题吵了起来,又一次。

3.

公认的最佳搭档惯例又一次为一堆破事儿从教室外吵到教学楼外,在操场靠近宿舍楼的地方闪进那一片的小树林里。十分钟后他们出来了,衣着略微凌乱,一个一如既往地一脸傻笑,一个一如既往地一脸不高兴。然后他们和好,并达成一致,一如既往地。

跟在后面的绿箭和金丝雀十分默契地同时叹了口气——看在他们四个的目的地都相同的份上。钢骨和沙赞从操场另一边走了过来,所罗门的智慧嘟着嘴把书包甩来甩去,而原因显然是他身边那半人半机械的胜利没收的游戏机。

海王从爱护动植物兴趣小组活动室的方向走过来加入队伍,他和蝙蝠同超人打了声招呼就跑去游泳池找他弟弟了。同行的火星猎人慷慨地把奥利奥分享给沙赞以示安慰,但沙赞太过伤心欲绝而拒绝了他的好意。

“不,除非维克多把游戏机还我。”

“没门。”半人半机械的胜利如是说道。

“维克多你就是个恶魔。”半神低下头抽泣,用手指抹去眼角并不存在的眼泪。“我以后再也不去你的棒球比赛给加油了。”

“那就先把你偷走的那件球衣还我。”

“我刚才什么都没说。”比利坦然地回答。

4.

中途宿舍不明原因地炸了,又一次地,而且这一次还炸得有点厉害,只听见轰的一声巨响,熊熊烈火顿时亢奋地拔地而起,而滚滚浓烟立刻紧随其后铺天盖地。一时间场面看起来就像经费多得没处花了似的气势恢宏,配上广播站非常不适时播放起的史诗音乐——小心被纪律部扣操行,银色妖姬——让人颇有种末日将至使命召唤下意识地想去捡个垃圾的冲动。

最前面的三原色吓得差点就冲了过去,而他旁边的翼手目及时地按住了他的肩膀——老实说没人知道他怎么做到,超人的起步时速有四马赫,当然没人会蠢到去问——他说不急,于是后面几个同样也被吓了一跳的社团成员也重新落回地面,会飞的那几个。

路过的小丑在旁边陶醉地掏出手机和爆炸余韵合影留恋,在蝙蝠摔了他手机前及时声明不是自己炸的,哈莉或其他阿卡姆粉丝团成员均可作证。

“发生了什么?”戴安娜出现在他们身边,手上还没取下的拳击手套显示这位公主陛下刚从女子格斗俱乐部那儿赶来。一道红色和一道绿色的光绕过半个操场后硬生生扭转方向冲到他们的队伍里。

“要吃吗?”火星猎人拿出奥利奥问抱了满怀零食的巴里,他头上的哈尔提了两大袋战利品。

金发大天使立刻感动地腾出一只手接过香草味的夹层饼干,反正蝙蝠都没急。

浩浩荡荡的人群从他们身边经过,领头的那个白色制服相当扎眼,路过三原色时他向下瞟了一眼,冲对方点点头,然后毫不停顿地朝宿舍楼飞去了。纪律部的,祝炸宿舍的好运。

“没事了。”沙赞很肯定地说道。而最前面的超人愁眉苦脸地回头看着他们。

5.

怎么才能说服夜枭担任下周烹饪比赛的裁判?在线等,急。

“为什么不去找只蝙蝠?”ID名为英勇无畏的脑洞天才的朋友回复。“对付弟控最好的办法就是他的弟弟。”

黑蝙蝠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绿灯立马从天上落——摔——到了地上。

“除非事情很有趣否则他根本不会理你。”布鲁斯不耐烦地回答。“说真的,你为什么不去找你那个和托马斯住一个寝室的二哥?”

克拉克如梦初醒。

所以这就是灾难的源头。

6.

64%的成员通过的方案和成功邀请托马斯担任评委的烹饪比赛都进行得十分顺利,如果不算在比赛结尾发生的年度最佳恐怖事件的话。

每个比赛结尾都应该有和观众们的互动,以促进同学之间的深厚友谊——卢瑟是这么说的——而这次他那聪明绝顶的脑瓜想出来的主意是随机抽取五名观众,和冠军合作做一道菜,感受烹饪的乐趣和美好。

当然,大家会一同品尝作品,最后由评委给一点儿评价——一点儿就够了,鉴于评委是只蝙蝠,哪怕他长歪成猫头鹰。

顺便一提,冠军是纪律部部长。这真是个大新闻,谁能知道烧脑狂魔其实也入得厨房?而且手艺还能征服夜枭?或许那位传说中的副部长失落的技能点全点在他身上了。这再一次验证了好男人不是已婚就是基佬的宇宙真理。

当第四位观众兢兢战战地下去,白色的超人面无表情地扫视四周——人群悄无声息地往后退了几步——的时候,绿灯终于忍不住吐槽了:“我怎么觉得好像在立flag?卢瑟每次出主意都不会有好事发生。”

“别!哈尔!”闪电惊恐地上前试图捂住他的嘴,可惜为时已晚。“不!”他绝望地喊道。

太晚了,大屏幕上轮转的镜头停住了,传说中的纪律部副部长,灰色的蝙蝠,他的脸凝固在了画面里。纪律部部长的表情也凝固了。

噢,哈尔。

7.

蝙蝠料理有毒,字面意义上。

也并不是指所有的蝙蝠就不会做饭,不说女孩们,你看蝙蝠家的夜翼和红头罩就知道了,提姆?嘿,他可是被誉为最像蝙蝠的红罗宾,达米安?那小恶魔可是黑蝙蝠的亲崽子。猫头鹰不算,猛禽不属于翼手目。

总之大家都说蝙蝠侠无所不知,其中显然包括如何才能把一碗土豆泥做成头上带血条的黄色史莱姆,一锅番茄汤熬成冒泡泡的粘稠岩浆,以及把一盘牛肉煎成散发着紫黑气体的自主规制马赛克。

“你们先选。”夜枭大度地摊开手。

“那我就吃这个好了。”卢瑟毫不犹豫地选了史莱姆,所有食物里看起来最接近材料原样的那个,这狡猾邪恶的混蛋。

——别问为什么他也要吃,艾尔当时看他的眼神仿佛下一秒就要用热视线烧了他的脑子。

光头主席用勺子试探着戳了一下似乎在呼吸般膨胀又收缩的食物,悬浮的血条立马空了三分之一,一个鲜红的-50转瞬即逝。

食物被激怒了,卢瑟被一团土豆泥用自杀式攻击糊了一脸。大屏幕给了他面部特写,感谢摄像师,感谢脑洞社的黄灯部。

很好,他真得考虑下要不要拉拢韦恩了。

8.

艾尔选择岩浆汤,为了副部长他哥的胃,但夜枭悠闲的表情又似乎完全不需要他担心。于是白色超人把汤勺伸进锅里打算先舀一口尝尝,然而等他拿出来时,进入汤面以下的部分已经荡然无存,残存的末端还在滴着融化的固质,当然。

“艾尔,别吃了。”韦恩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他转过头,那个温和又宽容——比起另外两个简直就是个人妻——的灰蝙蝠尴尬地站在一旁,语气迟疑。

纪律部部长皱起眉头——尽管他一直都是这样的——他抬起手触碰了一下韦恩的脸,擦着皮肤把他落在脸颊边的耳发拢到耳后。艾尔平静地直视他的眼睛,给了他一个温柔极了的眼神,韦恩有些不知所措地回望过去,他们中间的空气像是马上就能融出水来。

大屏幕给了他俩的对视一个特写,感谢摄影师,感谢脑洞社的黄灯部。

盛岩浆的锅被缓慢而坚定地抬了起来,艾尔吞咽下里面橘红粘稠又发着光的液体。台下的观众和台上的选手在此刻都敬畏而恐惧地看着他们的纪律部部长,而焦点中心只是慢慢放下锅,慢慢拿起纸巾,慢慢擦了擦嘴,慢慢抬头看向他呆住的副部长。

“还行。”艾尔违心地说道,三宫的火焰在他胃里烧灼,他刚刚吞的其实就是一打氪石。

韦恩的脸上闪过一丝动摇般的温柔,幸好镜头没对准他。托马斯在后面挑了挑眉毛。

9.

“看来我只能吃这个了。”夜枭悠然地拿起刀叉,把自主规制切成小块,语调优雅而漫不经心。镜头下马赛克被整齐地划开,边缘光滑得仿佛像素突然调高了数千倍。

“真怀恋啊,弟弟。”托马斯插起一块,指了指根本没动的土豆泥和还剩一半的番茄汤。银叉子的顶端弥漫着浓浓的紫黑色烟雾,这让他看起来就像拿着魔杖的巫妖王。

不,别想,康斯坦丁,还有禁止拍照。

“我一定会吃完的。”他这么说着把自主规制塞进嘴里,细细咀嚼,喉头懒散地上下滚动,整个动作流利优雅毫不迟疑,一块马赛克落了地。

大屏幕被迅速拉远特写镜头以避免造成严重的视觉伤害,感谢摄影师,感谢脑洞社的黄灯部,虽然还是太晚了。

接着是另一块,再接着是下一块,盘子里的牛排很快就被消灭干净,长歪了的那只蝙蝠平淡甚至享受地、没有丝毫心理障碍地吃掉了所有笼罩在紫黑色气体里的自主规制马赛克块儿。

人们惊恐地看着他,除了纪律部部长和学生会主席,以及蝙蝠们。

托马斯放下餐具,用纸巾擦了擦嘴,神色平静得仿佛刚刚吃的只是一枚没什么味道的白面包,嘴角还带着点微笑。

“这让我想起了小时候,真让人怀恋。”他用咏叹调般的语调叹息,如同猫头鹰轻柔的颤鸣。“孩子们想法设法溜进厨房烤点小饼干什么的,再偷偷拿给别人尝尝味道。他们真是太可爱了,让人没法拒绝。”

他从衣服内里掏出一把含铅银勺,从剩下的半锅岩浆里舀了一点喝掉,托马斯眯着眼睛再一次满足地叹息。然后他喝了整整两碗。

人们惊恐地看着他,除了纪律部部长和学生会主席,以及蝙蝠们。

10.

当天下午纪律部部长被迫请假住院,副部长请假陪同,校内纪律由正义联盟社团代为维护。

再也没有人讨论夜枭为什么会这么病了,终极人对此拒绝发表任何感想。文学社社长报道。

脑洞社的黄灯部邀请函上又多了一个名字。

——fin.

评论(12)

热度(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