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腌鸡

高三集训长弧

DC高校学院

之前说的那个有病的迷之脑洞,偷偷摸个短篇以示我还能抢救一下x



身为夜枭的真爱,我当然要写终夜啦哎嘿x



一个类似于小小学员大家都在平和地犯蠢的AU,OOC大预警,傻白甜亲妈专业户就是我。



他们不属于我,属于DC这个好爸爸。



1.



克拉克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卡尔正在他寝室门口掏钥匙。



“这里是卡尔。”他偏过头耸起左肩,用耳软骨和肩胛骨上的肌肉夹住手机,一只手抱着装早餐的纸袋,另一只手在身上摸来摸去。“谁啊?”他毫不客气地问道。



“这里是克拉克,卡尔,额,抱歉这么早来打扰你。”



“哦,什么事?”卡尔用鼻腔哼出一个毫无意义的短音节,他开始搜寻他的裤袋了,干,没找到,他的室友能为这事嘲讽他一个星期。



“是关于托马斯的,学生会打算举办一场烹饪比赛,想请托马斯当评委。”



“哦。”他又发出一个毫无意义的音节。“这关我什么事。”



“因为我没有托马斯的联络方式啊,只能打给和他住一个寝室的你了。”克拉克在电话那头笑笑。“难道说还有人敢和你们俩住吗?”



“你不会去找你那侦探社的老相好问么?”他终于找到了那把拷在圆形小钥匙扣——上面刻了一串儿字母,看着就像个特大号的铭文戒指——上还挂了个字母U挂坠的钥匙,就埋在他右裤兜的一堆线头里,婊子养的。



“额,我和布鲁斯真的只是朋友,你们为什么都这么认为?”卡尔呵呵一声,“算了,布鲁斯不肯告诉我他哥哥的手机号,艾尔也没从韦恩那里问到。”干,他几乎能想象出那个眼镜白痴一脸尴尬的样子了。



“就算这样,”他嫌恶地把钥匙拎出来。“怎么不是那个白色的混蛋来问?”



“这个,艾尔他太忙了,你知道的,纪律部每天都有很多事。”



号称谁犯事就烧谁脑的纪律部部长的二弟不屑地哼了一声,他抬起一边的膝盖抵住门,把纸袋搁在大腿上,然后用空出的那只手拿下手机换到另一边的肩膀上。“我会帮你问问。但我觉得他八成没兴趣。”



“兴许我能说服他?”号称谁犯事就烧谁脑的纪律部部长的三弟天真地说。



“我不这么认为。”卡尔别扭地歪着头回答,拿下纸袋的同时他把钥匙插进了钥匙孔里。“你不知道那家伙脑子有病,不,应该是病得有多重。”



他说这话的时候拧动了钥匙,一声微不可闻的轻响从门锁你传来,几乎就在门开的同时,这个被称作终极人的男人想也不想地飞起一脚踹在门上,混了铅的强化特制防盗门猛地弹开,然后很不出他意料地,门把手立刻闪烁起了蓝色的弧光。通电就起效的纳米蓝氪涂漆,婊子养的。



“怎么了?卡尔,什么声音?”显然克拉克听见了他踹门时发出的那声巨响。



“艹,没啥。”卡尔咧咧嘴走了进去,反身把门踹回去关上。



“那你能帮我说服托马斯吗?”这是决定迂回作战的文学社社长。



“首先,我他妈凭啥帮你?其次,”卡尔十分流利地回答,他把零食袋扔在门边的鞋柜上,这才从肩膀和脸之间把手机解放出来,他在门口的地毯前站定。“你是因为什么才会产生我能说服一个认为世界很无聊活着也没什么意思好想去死一死的废物的错觉?”



“……说的也是,以你的智商来说肯定不可能。”



卡尔强忍着无法飞行的不爽和轻微的刺痛感,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地打量了好几遍面前的含铅地板,确认没有任何诸如隐藏微型蓝氪马蹄钉或者触发式黄太阳射线装置之类的陷阱后才踏上台阶。



“艹你的,克拉克。”



"有件事我想我得告诉你,等下布鲁斯,马上就好。"兼任校报记者的童子军社长朝后方喊了一声,这才接着说。“艾尔说,他跟纪律部的副部长保证了他哥会担任比赛评委,所以你必须得说服托马斯,不然后果自负。”



“卧槽?!”卡尔直接跳了起来——感谢他的好室友在房间里放的伪蓝氪辐射装置,不然他这下能直接顶穿天花板,他可不想再被他大哥揍一顿——然后冲着手机咆哮起来。“他是嫌我不够惨还是嫌我活得太长?托马斯那家伙发起疯来敢操蓝氪的刀子捅我!”



“或许两者皆有,”肯特家最小的那个弟弟幸灾乐祸地回答。“毕竟他可讨厌你了,谁让他是纪律部部长而你却是个校霸,什么?哦,布鲁斯说他认为你是他简历上的一大污点。”



“我不干。”卡尔斩钉截铁地回答,他阴沉走向寝室里唯一一张豪华宽大的双人床——托马斯的,他之前搬空了整个寝室,结果自己一来就没床睡了——这太他妈耻辱了,他可是校霸,居然沦落到和得一个废物挤同一张床。



“可你又打不过他。”克拉克善解人意地指出,终极人发誓他听见背景音里有侦探社社长的嘲笑声。



“所以,你们就是嫌我死得不够早对吧。”



“你还是想想看,比起艾尔,还是托马斯要好受一些吧。”克拉克安慰道。



他在双人床前站定,深深吸了一口气。“根本就差不多。”深受其害的卡尔有气无力地回答。



“总之,你必须得完成任务,不然艾尔会弄死你的——你知道他为了实现和纪律部副部长韦恩的承诺能做出什么。烹饪比赛的事可以去问卢瑟。”文学社的超人回答。“我还有事——别问是什么,布鲁斯在催我了,那么再见,祝你好运。”


 

讲真,他一点儿也不想问克拉克他和侦探社的那只阴沉蝙蝠有什么事。还能有什么事?



2.



卡尔,DC高校中讨厌程度仅次于学生会光头主席卢瑟,曾经一统学院不良少年的校霸之一,最令人闻风丧胆排行榜第一的纪律部部长艾尔的二弟,现在正在面临人生的一大危机——不,特大危机。



“我要死了,不管怎样都会死得很惨,所以我已经无所谓了。”高校最强不良少年正对着用被子在床上把自己整个儿都裹成了一个球的人说。“我已经没有什么好怕的了,托马斯。”



摆出一副【世界好无聊活着也没什么意思好想去死一死不如来尝试下窒息死亡怎么样】架势的蝙蝠的亲哥哥被封印在被子里无法动弹,或者根本就懒得动。



“好吧。”卡尔毫无感情地回答。他一屁股坐在了床边,用空着的那只手开始攻击被子球,试图解放被封印在里面的人类。“是你逼我的。”



他十分顺利地突破了被子球的外壳进入了封印内部,摸到一个滑溜溜的温热玩意儿。一只手从封印缺口伸了出来,顺着卡尔的手臂一路向上摸到他的脸,有些模糊的含糊声线从被子球里溜了出来。



“今天也没死啊。”那人在被子下打了个哈欠,嘟囔道。“几点了?”



“8点12分,你他妈睡过头了。”破罐子破摔的校霸决定享受剩下的人生里还仅剩的乐趣——他怎么说的来着,已经没有什么好怕的了——于是他很不老实地多摸了几下,昨天晚上托马斯洗了澡没穿衣服就睡了,“给劳资起来了,托马斯,有事要跟你说。”



“哦,”蝙蝠的亲哥哥在被子下懒洋洋地拍开超人的亲哥哥的手,邪恶的氪星人趁机抓住他的胳膊摁到一边,托马斯伸出一只手拍拍他的脸。“你这变态终于决定放飞自我正式进入性范畴了吗?”他语调含糊地问道。



“那你他妈是不是很期待被干?”卡尔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狠戾的笑容,他相当残忍地一把掀开被子,被解开封印的猫头鹰发出了一声细微的惨叫,在床上打了个滚才舒展开身体。



“妈的,”他说。“今天你别想吃晚饭了。”



“干,今天明明轮到我做饭,这句话该我说才对。”卡尔站起来踹了床一脚。“学生会有个烹饪比赛,要你去当评委。”



托马斯毫无感情地瞟了他一眼:“好玩吗?”



“不知道。”卡尔耿直地回答。



猫头鹰翻身面朝下趴在床上作死尸状:“那就不要。”



卡尔,DC高校中讨厌程度仅次于学生会光头主席卢瑟,曾经一统学院不良少年的校霸之一,最令人闻风丧胆排行榜第一的纪律部部长艾尔的二弟,拿起旁边书桌上的水杯,毫无仁慈地把过了夜的凉水全部泼在了刚睡醒没多久还赤身裸体的托马斯身上。



反正已经没什么好怕的了,冷漠.jpg。



3.



“卧槽宿舍楼怎么炸了?!”



“这里是学生会,哪儿炸了哪儿炸了?”



“看位置好像是3寝。”



“哦,那没事,散了散了。”



“喂喂,你们都不管一下吗?宿舍楼炸了哎!”



“你是新生吗?记住了,如果着火的地方是3寝,那很正常。”



“为什么?”



“不要问,真的,你以后就会懂的。”



——fin.



评论(5)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