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腌鸡

高三集训长弧

名朋 哈莉 磨皮戏

马尔克斯叙事风格练习

改成第三人称之后就感觉通畅好多了

不知道打什么tag,就不打了

——

他们说。小丑死了,哈莉。噢,什么?抱歉,再说一遍。小丑死了,哈莉,小丑死了。

不,才不。她出乎意料地、惊人地冷静。J先生没死呢,别骗我了,这话都说了多少次了。这不是谎话,蝙蝠侠杀了他。噢,天呐,蝙蝠侠都杀了他多少次了,等风头过了J先生又会跑出来啦。可怜的女孩。他们摇摇头,然后走掉了。

她拒绝相信这一事实直到蝙蝠侠来到她的牢房前。早安,大蝙蝠。早安,哈莉。你想告诉我什么?J先生死啦?她头都没抬,专心致志地吃早餐。是,小丑死了。他说,声音嘶哑,仿佛有一痰冷掉的铁水在他喉咙里打转。你杀了他。我杀了他。好的,还有呢?你不……吗?

不什么?她抬起头来问,同时把最后一块煎蛋塞进嘴里。她一边嚼着蛋一边说。不惊讶?不悲伤?不愤怒?还是不恨你?

他看起来像是被她问倒了,这个地球上最睿智的侦探从她的话语里找不出任何珍珠来串成一条完整的项链。不。是。不。这下他连他的单词小游戏都玩不好啦。

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我是说,在这一切以后?他死了,终于。我解脱了,终于。在如此漫长的折磨之后我竟然有朝一日能从他手里逃出来,这真太不可思议了。你杀了他,我猜这是个超人式奇迹。但,不,以及不。我才逃不掉呢。

她中断了一会儿发言,用餐巾擦了擦嘴,再把刀叉折进餐巾里,摆在盘子中间放好。

我不可能逃掉,大蝙蝠,你也一样。你以为死亡就意味着游戏结束吗?答案是不,当然不,J先生就算死了也要让他的鬼魂继续缠着咱俩。他才不会放过我们呢,尤其是你和我,你知道的。你呢就不用说了,我嘛,我,好哈莉。好哈莉绝不会离开J先生,J先生也绝不会离开好哈莉。他死了才好呢,大蝙蝠,他死了,他就只能祸害我们俩了,对吗?

你说得对,哈莉。

是呀,再说了,J先生也没死嘛。你看,他就在那儿呢,在你旁边。

她把脸转向他在的玻璃一侧,但没有看他,而是望向他背后。那里有一个略微有些透明的人影,脸是苍白的,嘴唇向两边咧开,又在脸上涂口红来夸张他的笑容。这是她头一回看到他,她本能且清晰地意识到,这个他与报纸上、电视里、看守的只言片语中都不同,这个他是完整的、疯癫的、健康的、独一无二的,这个他是只属于她的,她的奖励和诅咒。

这是好哈莉一个人的J先生。

你好呀,J先生。她说。你终于来找我啦。

——fin.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