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腌鸡

高三集训长弧

名朋搬戏

名朋最近一系列的事让人感到害怕,所以就把老秦皮下的戏搬到lof来存一存,顺便改了改。

顺便这个老秦和某只狐狸挂了戒指。

所以是秦狗。

——

那件事之后,我就开始着手准备离开芝加哥避避风头。不仅仅是因为艾登,还因为那些雇了我去杀他却没能完成任务而愤怒至极的有钱大佬们。即便大多数人知道最好别来招惹我,但也不排除少数傻子会跑来送死。

我很烦那个的,而且我也正好打算出去散散心。

但,倒霉,航班管制——不,糟透了。我缩在候机室里好不容易抢到的休息椅上,把行李箱拉到脚边,左手捏着肯德基双层牛肉汉堡,右手抓着一张报纸,膝盖中间还夹着一瓶加冰可乐,看起来又落魄又可怜,活像被新政策遣返回国的中东难民。为了纠正这一错误印象,我打开新手机,抬高手腕,确保所有对我投以怜悯(或者厌烦)的种族主义傻逼都能看到那块价格不菲的赫柏林。然后我在屏幕里的软件页面之间划来划去,百般无聊地刷起推特。

时间过得越来越久,我的耐心流失得越来越快,这就跟电子竞技一个道理:暴力游戏不会诱发暴力,但网络延迟却可以。我花了半个小时啃掉了汉堡,又用报纸折了只纸飞机(后来扔掉了),而冰可乐也没法把郁闷和烦躁一起送下肚或者干脆冻死,我满肚子不满,却没处发泄——我总不至于为了这破事就在机场无差别开枪吧,那是恐怖分子和极端穆斯林才做的事,太丢人了。

无聊真的可以成为你最大的敌人。

我翻了翻油管,不出意外地又看到哪个不要命的小兔崽子又有那胆子跑去黑帮混战现场拍摄,居然还真拍下了芝加哥著名特产——私法制裁者——的模糊视频。

于是我决定在起飞前发点牢骚。关于某个害得我落到这种地步的大狼狗。

我的背到现在还在疼呢。

芝加哥怕极了艾登,活着的那种。并不是说那些跟伏地魔一样不能说出名字的you know who胆子小,但是,想想看,一个没有软肋,或者说好好藏起弱点了的法外者,灵魂里烧满了愤怒和仇恨,什么疯都敢发——谁知道他会带来怎样的报复?感谢ctOS,现在艾登可以像个上帝那样站在最高处的云端之巅那儿俯瞰整座城市了,你的一举一动都被他尽收眼底,只要艾登想,他就可以在几秒之内洞察你的整个人生。

但艾登不想做上帝,正相反,他表现得却更像个长着黑翅膀的死亡天使。我知道他做的那些漂亮的混账事儿(因为我也参与了):一整个黑帮被轰上了天;一座根须深植芝加哥吮吸着这美人骨髓的地下帝国被砍了脑袋;还有那些可怜的小伙子,不是折断了脖子就是头上多了一个直淌血的洞,或者被甩棍打出脑浆,再要不就被榴弹枪炸成渣。

我离开芝加哥前艾登就已经让西区和南区的黑帮闻风丧胆,而东区的高级玩家则战战兢兢地祈祷着不会被这疯子找上门来。真酷,我想,这只狡猾的北极狐整天游荡在街头,刨开几个数据网络的垃圾桶再扒拉出里面的各种罪证,好嗅嗅看有没有什么新鲜尸体之类的剩菜,然后顺着味儿一路追踪到某个不小心露出马脚的地狱厨子的后花园里去,无声无息地将这个我一点也不同情的犯罪集团打扫干净。

一点疏忽确实能要人老命,艾登亲身作证,所以提醒我把这点记在备忘录上。

偶尔他在摄像头里留下了一角影像,却又赶在警察来之前消失得无影无踪——艾登的新宠物ctOS把他掩护得很好。哪里都看得到他,哪里都找不到他,要不是我早知道有这么个人,恐怕我也会以为这又是杜撰出来的新都市传说,比如纽约的西装男。艾登活得跟个歌剧院幽灵似的,我偶尔会想象他他就是杰森 托德,隐名埋姓(可惜不再是了),深入敌后,做着脏活儿的同时又做着好事,又酷又蠢。

我该少看点漫画,但红头罩真的很酷哎。

如今的芝加哥地下世界被这只狡猾的狐狸撕咬得破破烂烂,规则全然崩坏,老大哥们慌得像被捅了窝的蜜蜂似地团团转,艾登脑袋的悬赏也越来越高——就我所知的价码看样子就快加到十个零了。仍然有人看在我之前和他合作过那么长一段时间的份上,愿意忽略我之前那次失败的行动而继续雇用我去追杀艾登,或者买下我所知道的关于他的所有情报,比如他的家人一类的。而我让他们失望了,非常非常失望。

第一个和钱有关的电话打进来时我就做好准备了。我一口回绝,相当干脆,然后丢到手机和所有不必要的电子产品,拿上行李——武器,启动备用的全套假身份,在安全屋地板底下埋了五颗钢珠炸弹陷阱,最后提着东西到楼下的漫画店里买了本新出的蝙蝠侠与红头罩,拦了辆车开去机场。我在出租车上临时定的机票。

租车也刚好到期,再见了我的二手旅行车。再见了我的职业道德。

新城市,新生活,反正自打我没能杀掉艾登起,我在芝加哥也不大可能混下去了,基于个人因素和肮脏黑暗的现实世界。

不知道那群赶去我家想从我嘴里掏出和艾登有关的任何东西的同行们有没有触发炸弹,有的话希望不要误伤隔壁的非裔大叔,我走的时候他还送了我一管高希霸当饯别礼物来着。

恩?为什么我要拒绝?这个嘛……说起来很无聊的。

因为艾登先买的我(虽然这么说感觉很奇怪),以及蝙蝠侠是我的童年偶像,看在红头罩的份上。

哦,轮到我的航班起飞了,我该去排队了。希望艾登无聊玩手机时不要翻到我的推特,然后看到我的牢骚——这就是为什么我要坐飞机而不开车去其他州。记住啦,任何陆地交通工具都会被莫名其妙地被破坏掉,而直升机都无法幸免,所以我选择唯一没有遭过毒手的客运飞机——那疯子可没那胆子搞掉客运飞机,太多无辜者了,他的良心也不准。

我猜那是艾登的小魔法,ctOS的万能科技,上帝或是黑翅膀天使专属的神秘力量。

唔,他应该没有关注我吧。



——fin.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