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腌鸡

高三集训长弧

小布鲁斯在瞭望塔 0~1(试阅)


集训忙得要死,半夜三更才休息,抽空也就只写了两段,还很水,die。

就是那个蝙蝠侠不小心被魔法变小又不小心正好变到那场以外之前的码梗,没人写就只好自己写了,放出来试读一下,可以的话就继续写。

——

0.

“别担心,”扎塔娜说。“不是什么有害的魔法,这更像是恶作剧,等效果过去后就会消失。”

“那多久才会消失?”

“这得看布鲁斯了。”女魔法师把玩着她的短杖,回应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什么意思?”克拉克小心翼翼地问。

扎塔娜拎着短杖的一端。“你听说过捣蛋精灵吗?”她用短杖随意比划了几下,勾勒出一个孩子的形象。“这些小家伙出于某种需求会对人们进行恶作剧,迫使人们实现他们的愿望。”

“你是说大蝙蝠被变成这种淘气鬼,要对我们恶作剧吗?”巴里适时提问,他立刻为此打了个哆嗦。“这太可怕了,我没法继续想象下去。”

哈尔附和他:“说不定呢,你瞧瞧他那幅样子,我能想象到瞭望塔堕落的那天该有多盛大。”

“不,”扎塔娜依旧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短杖在她手里飞快地转了一圈,最后指向话题的中心当事人。“我的意思是,如果想解除魔法,那必须要满足布鲁斯的愿望。”

被点名的魔法受害者披着一张大毯子缩在超人怀里,专心啃着一块由闪电侠友情提供的巧克力。他眨眨眼,发现所有人的目光突然集中到了自己身上,于是他抬起那张圆圆的小脸,带着点羞涩地冲他们露出一个茫然的微笑。

“这可就有难度了。”戴安娜耸耸肩,然后弯下腰,宠溺地用食指指关节揉了揉那小鬼的婴儿肥。儿童版蝙蝠皱了皱眉,继续专心攻克那块巧克力。

扎塔娜摊开她的手,而克拉克只能沮丧地把脸埋进他怀里那个小孩的黑发里。

1.

正义联盟没有料到这个:蝙蝠侠变成了小孩。

噢当然啦,魔法——伟大的、总是为他们带来各种惊喜的魔法——蝙蝠家族唯一没有涉及的领域——不然呢还有什么现代科学是哥谭特色无法解决的?——跑题了。

一场战斗,当然。但关键词就差强人意了:怪兽、混乱、魔法。最后那个往往都预示着某些糟糕透顶的局面,并且大多数时候都会迅速演变成一场灾难。比如说:当超人小心翼翼地抱着一堆蝙蝠皮回了医疗期,而那上面还露着一个小脑瓜时,除了已经习以为常的几位元老,剩下的人都表现得仿佛看到了浮士德在现实世界中导演《2012》。

“Fuxk。”年轻的钢骨爆出了一句粗口,他显而易见地惊慌起来。“那是什么?小孩?我不知道幻术对机械生命体也有效。”

“冷静点维克多,世界还是你看到的那样。而且根据联盟——实际上是蝙蝠侠——统计的数据来看,魔法对你起作用的几率不超过30%,呃,也还挺低的。”闪电侠拍拍他的肩膀。“所以别慌,只是蝙蝠又变成了小孩而已,情况还算乐观。要不要来根巧克力或者充点电?你看起来需要能量。”

“又?”钢骨喃喃道。

“拜托,我们生活在一个魔法和科学相爱相杀的地球,变小可算不上稀奇。”绿灯侠在他们身后降落,他把胳膊搭在了另外两人身上。“一根闪电棒,谢谢。”

“没有那种东西,哈尔。”

“看来我的笑话没成功。”

“嘿,伙计们,抱歉,虽然气氛不知为何有点恶但我还是得打断一下。”钢骨说。“这对你们来说很常见吗?”

“好吧我忘了,机械生命体的主战场在电子科技和网络。”哈尔回答。“你知道联盟每个月的第三个周二就会发生一起外星人入侵地球事件吗?”

“这不好笑,哈尔。你的幽默感跟着你的绿灯城堡一起被那个魔法怪兽吃了吗?”巴里批评他。

“更大可能被你吃了。”被批评者干脆把下巴也垫到闪电侠的肩窝上。巴里容忍了这个行为:他累坏了,戒指也变得暗淡无光。“别大惊小怪,老兄。连超人平均每个月都会遭遇一次氪石过敏,蝙蝠侠变小甚至都排不进联盟紧急情况名单前一百。”

钢骨闭上了嘴。

这时克拉克走了过来——立刻有人腾出空床位给他——他刚刚让尚恩检查了蝙蝠侠的精神,确认那儿没有受到任何伤害。男孩蜷在他手中昏睡,脑袋以下都被红披风包裹得严严实实。闻讯而来的联盟成员好奇地围住了他们,医务室顿时挤满了人,超人严肃地冲他们“嘘——”。

“蝙蝠侠没醒。”超人说,他把脸转向神奇女侠,沙赞趁机冲他比了个鬼脸。“我和尚恩看过了,他的身体和精神都很健康,但不清楚魔法还有什么影响,我们需要扎塔娜。”

“我已经叫她回来了,但她说清理战场还需要一会儿,你得再等等。”神奇女侠敲了敲右耳。“扎塔娜要我转告你:那是个小魔法,不致命也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你不必太紧张。”

“我没有紧张。”超人辩解道,同时紧张地抱着怀里的黑发小孩。戴安娜明智地懒得理他。

女性英雄们的注意力则毫不意外地被迷你蝙蝠侠吸引走了,她们凭借某种不可抗拒的生物力场迫使男人让开了道。“他睡着的样子真可爱。”黑金丝雀赞叹道,女士们都赞同地附和,鹰女伸手捋了捋蝙蝠侠垂下来的刘海。

“我希望蝙蝠只是外表变小了,联盟还有一大堆国际事宜需要他的脑子。”被挤到一边儿去了的海王评价。

“他醒来后会哭吗?”人群最后头的绿箭侠问。

超人没理他俩,他全部精力都放在手里那个魔法生物身上了。神奇女侠暂时取代了领队的位置,她开始驱逐不相干的人,清空并封锁医疗室,免得蝙蝠侠突然醒来后又受到惊吓。联盟成员依依不舍地抱怨着离开了,他们当然——各种意义上的——希望能多看几眼这小孩。

超人留下来了,当然;火星猎人则需要时刻监控蝙蝠侠的精神状态;神奇女侠是唯一那个清醒并理智的,她负责掌控全局;闪电侠和绿灯侠也留下了,巴里是因为他的零食储备,哈尔是因为巴里。

“他现在多大?千万拜托别说八岁。”闪电侠说。从他在瞭望塔开凿的每个储存点(“更像是松鼠洞。”哈尔评价。)搜刮来零食只花了他一秒钟,绿灯侠的下巴都没来得及掉到地上去。巴里及时捞住了它,又把那个绿灯下巴托回肩膀上放好,哈尔满足地微笑了。

“八岁。”

这引起了一片叹息声。

“八岁有什么问题吗?”沙赞从门外探出头(和其他人一起躲在门后面),他好奇地问道。钢骨也茫然地看了过来,他俩都第一次见到小孩版的蝙蝠侠。一个疏忽产生的奇迹,鉴于变小后的蝙蝠侠被相关人士(比如超人)保护得多么好。

“你无法想象。”绿灯下巴依依不舍地离开了闪电肩膀,他招呼维克多。“别问你不该知道的,老兄,否则你会被蝙蝠灭口。”哈尔挤眉弄眼地用大拇指在脖子上比划,巴里翻了个白眼。

半机械半人被魔法闪电的半神拉走了,留下一个疑惑的神情和一句“我不要打不义联盟2,那太精污了”。神奇女侠叹了口气,她宣布:“去医务室等扎塔娜,我们得先搞清楚蝙蝠侠只是外表变小了还是真的变小。”

“不管哪个都让人听着就觉得头痛。”闪电侠学着她那样重重地叹气。那个阴郁的小孩简直是场噩梦,而噩梦被魔法这个作弊码不断重现,次数多得让受害者本人干脆在瞭望塔电脑里准备了起码十二打应对预案(其首选是呼叫便士一),并辅以详细得连沙赞都看得懂的批注。“我得说,蝙蝠真有先见之明。”

他们都没料到这个:蝙蝠侠变成了小孩。可那比被魔法杀死或者怎么样要好太多,这在联盟本来的预估中已经是好的那一类了,所以与其抱怨,不如上瞭望塔查查蝙蝠准备的那十二打预案,有哪一个是专门应对一个刚失去父母的小孩而哪一个是帮助被暂困于八岁身体的顾问继续处理联盟事务。蝙蝠侠总会想到最坏的情况,并提前好一切计划。

但这么说也不太准确,因为连蝙蝠都没预料到这个:

“他要醒了。”尚恩突然开口,他的脸色变得古怪起来,却因为肤色原因而太难以察觉以至于其他人都忽视了他。

巴里和零食已经就位,哈尔在他后头探头探脑,尚恩依旧绿着他那张绿脸,戴安娜好奇地(且并不慌张地)站在一旁望着那小孩。而克拉克——超人,钢铁之子,正义联盟领袖,光明和强大的代名词——像对待瓷器似地捧着不再是蝙蝠侠的蝙蝠侠。他紧张地要命,听见怀里那小孩的心跳逐渐加速,如同红罗宾等待便士一宣布要停止多少天的咖啡供应那样等待布鲁斯从平缓的睡眠中苏醒——

那小孩慢慢睁开了眼,又眨了眨,茫然地扫视了一圈凝固在他周围的超级英雄们,显然还没反应过来。他看起来超小,暴露着面孔,却未因此而不安,只是往毯子里再缩了缩——因为害羞或是怕生——像小猫那样蜷成一团,缩在超人的手臂后,显得他的脸庞更加肉嘟嘟的。他再次缓慢地眨了一下眼,那双圆圆的蓝眼睛又澄澈又明亮。

然后他慢慢微笑了。

“你们是在拍电影吗?”蝙蝠侠操着一口清脆软糯的童声,向惊恐的超级英雄们安静而好奇地发问。“噢,那是绿灯侠吗?”永不畏惧的哈尔几乎为此瑟缩了一下。“你的制服好奇怪,我记得绿灯侠的制服不是这样的。”

那明亮的神色显然既不属于一个刚失去父母的小孩,也不属于一个被暂困于八岁身体里的顾问。

哇哦。




——fin.(?)

评论(14)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