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腌鸡

高三集训长弧

码梗,关于8岁蝙蝠侠

为什么大家写变成8岁的Batman,老是喜欢写一个阴郁的、创伤的小孩?

魔法为什么不把这个小Bruce倒退回那场事件之前呢??

可能会非常ooc,但我真的很想看缩小版蝙蝠侠在瞭望塔和大宅里到处跑,无忧无虑,啪嗒啪嗒,礼貌又害羞地跟每一个超英打招呼,找他的崽子们要亲亲要抱抱。

比如这样:



“你是不是喜欢我?我是说长大的那个我。”

“什么?”超人被他呛到了,他连忙把那个黑色的画着蝙蝠侠小人的马克杯放下来,免得自己把它捏碎。

“你喜欢我吗?”马克杯小人的原型不依不饶地追问。

Clark用手指拨弄那个杯子,他看上去有些紧张:“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很简单呀,”Bruce回答。“你看我——长大后的我的照片——的眼神就像我爸爸看我妈妈的眼神,我看到你手机里的相册了。”Clark慌忙地把手机揣进兜里。“所以你是真的喜欢我吗?”

他又问了一次。

穿格子衬衫的超人有些局促地把快滑下鼻梁的眼镜推了回去,Bruce观察着他:他小心翼翼地搓着那杯子的把手,似乎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我不歧视同性恋。”那小鬼又开口了,老气横秋地。“爸爸说爱是平等,男人与女人、男人与男人、女人与女人,他们都是一样的,我们不能够因为人们的性别就去否定他们的爱。”

Clark发自内心地感激韦恩的教育。“呃,我很感谢你这么说。”至少他知道Bruce不恐同了,这说明他还有机会。“只是这里面有很复杂的……”

“那你到底喜不喜欢我?”缩小版的蝙蝠不耐烦地打断超人,那副不高兴的神情和他的长大版一模一样。“是,或者不,告诉我答案。”

超人赴死般地盯着对面那双蓝眼睛,安慰自己等魔法消失后Bruce会全部忘掉这一切。不,这没起到一点安慰的作用。“……是。”

“你没有告诉他——我,对吗?”

“……是。”

“那他——我也喜欢你吗?”

“……我不知道,Bruce。”Clark觉得头有点痛。

“那就去告诉他——我。”蝙蝠侠努力做出一个8岁小孩能做出的最严肃的表情,一本正经地教育超人。“如果你不去问我,那你怎么知道我是不是也喜欢你呢?”

Clark顿时语塞。

“我觉得你还是有机会的,因为我——现在的我——就很喜欢你。”这小恶魔故作老成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偷偷抢走了他的马克杯,一口气喝光了里面的甜橙汁。

超人没去指责他,他只是揉了揉小孩的头发。



Dick恨不得24个小时全天候拥抱Bruce。

布鲁德海文的义警对迷你蝙蝠侠简直爱不释手——“B真是太可爱了!”Dick这么说着,一边举起手中的小男孩展示给其他人看,Bruce乖乖待在他手掌中,像只温顺的奶猫那样被拉成长长的一条。然后用他那干净的、致命的、杀伤力翻了十倍的蝙蝠眼神盯着所有人。

夜翼得到了新宝具。对蝙蝠的。

没人反对这一点,因为跟那个大只的蝙蝠侠相比,这个小只的韦恩简直就是天使,叫人不能不去更爱他。他们反对的只是继续让Dick照顾Bruce,因为他很放纵——过于放纵Bruce了。而且Dick抱着缩小版的他爸就像四年级小女生抱着自己最喜欢的洋娃娃,一旦有男孩想抢她的娃娃,她就会放声大哭。那太烦了。

“Dick,我想吃冰淇淋。”洋娃娃趴在夜翼的肩膀上懒洋洋地说。他这个下午就没离开过夜翼的手。

“你想吃什么味道的?”Dick快乐地问。

“香草味。”

他们蹦蹦跳跳地跑远了。



Bruce差点把Jason吓出心脏病。

“我爱你。”他突然这么说,Jason字面意思上地跳了起来。

“你说什么?”红头罩如临大敌地瞪着他。

Bruce观察着他的表情,又重复了一遍:Jason看起来就像蝙蝠侠给他一根撬棍要他去打死小丑。惊喜?不,惊吓要准确点。

“长大的我没给你说这句话吗。”Bruce没用疑问句,他从他二儿子的眼睛里得到了答复。“噢。”

“谁让你这么做的。”肯定句。操,Dick,你真是个dick。

Bruce没回答,他犹豫了一下,张开手,一把抱住Jason的腰。Jason被他吓到了,只能僵在原地一动不动,任由那具小小的、温暖的身体紧紧贴着他。

“你必须知道这个。”小蝙蝠侠认认真真地说道,又认认真真地说了一次:“我爱你,儿子。”

他满意地看着红头罩的脸变得跟他头罩一样红。



当Tim得知轮到自己照顾Bruce时,他非常冷静。

好吧,既然你不能指望Dick(不,绝对不行),而Jason又得暂时代替蝙蝠侠去巡逻和解决“蝙蝠侠的作业”(他们是这么跟Bruce解释的),Damian则得跟着Jason一起(他可是罗宾),女孩们还在外面(不知道去做什么了),Alfred下蝙蝠洞做他的便士一(依依不舍地,当然)。那么看起来大宅里唯一靠谱的、活着的人类就只剩他了。

幸好Bruce也很乖,他安静地坐在Tim旁边的小凳子上,双手交叠放在桌子边缘,下巴垫在手背上,一声不吭地看着他电脑上滑过的程序编码。这让红罗宾十分安心。

Tim飞快地按过一串字母,最后一个防火墙被他打开了。他总算歇了口气,伸手拿过画着红罗宾标志(和一句“你真逊!”的涂鸦,来自Jason)的马克杯抿了一下,想用那早就冷掉了的咖啡因加能量饮料的魔法药水来振奋自己的心灵。

但Tim突然停住了,最像蝙蝠侠的鸟儿发挥了他侦探的本能并辅以敏锐的味觉,判断出他嘴里那团液体既不是咖啡也没有能量饮料的味道,而且还他妈是热的。他差点吐出来,但直觉制止了他。旁边的Bruce坐了起来,他关切地看着Tim,但没说话。

红罗宾在他那浑浑噩噩的大脑库存中翻找了好一会儿,才终于调取出与他味觉信息相符合的名词——牛奶。热的。热牛奶。

噢。

Tim转过头,对着Bruce眨眨眼,Bruce也对着他眨眨眼,然后露出一个8岁小孩才有的狡猾的笑容,Alf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换掉的。这可是蝙蝠侠。哪怕是缩小版的蝙蝠侠,那也依旧是蝙蝠侠。

Tim慢慢吮着牛奶,觉得那热度从口腔一路暖到心底。



“我是你爸,Dami。”那小鬼理直气壮地说。“所以我让你干嘛就干嘛。”

现任罗宾转过头瞪他血缘和法律上的老爸,他老爸毫不畏惧地看了回来。他们僵持了五分钟,以实际年龄更小的那一位咬牙切齿地转过脸而结束。

Damian继续同他的靴子奋斗,他马上就要去夜巡了,懒得再和Bruce浪费时间理论。罗宾从牙齿间挤出那句话:“我才不会帮你去偷蜂蜜芝士蛋糕。”

“拜托嘛,我们可以一起吃。”

“不!”蝙蝠侠最小的儿子冲他爸失望地低吼。“你昨天也这么说,但你没等我回来就一个人吃掉了!”



女孩子们一窝蜂地出了门,又一窝蜂地抱着大把大把的纸口袋回来,把小山似的衣服垒在起居室的地毯上。

Stephanie像个坏男孩一样把Bruce从Dick手里硬生生抢了下来(他在他们背后发出了哭嚎般的声音),然后带着Dick的——即将成为她们的——洋娃娃冲进房间,狠狠关上门。Barbara坐在地毯边上,Cass则借来了Alfred的老相机,Steph把她们的老爸放在衣服山边上,而Bruce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他看了看那堆童装,又看了看一脸期待的女孩们。

“唔,好吧。”他撇撇嘴。

这项活动花了整整一下午,最终他们共同选择了一套小西装,附带的战果是近一个G的照片集。Bruce保持着惊人的乖巧仍由女孩们玩弄,事后他这么解释道:

“她们是我的女儿,老爸就应该陪着女儿玩。”

他得到了一阵手机摄像头的疯狂闪光作为回应。



“家里面你最喜欢谁?”

“Alfred!”韦恩当家毫不犹豫地、含糊地回答。

老管家在他身后满意地哼了一声,并给Bruce的马克杯加满牛奶以示欣赏,同时好使他的主人免于噎死。

“不,你不能选alf。”Stephanie否决。“太没悬念了。”

“唔……”小蝙蝠侠皱起眉头,陷入严峻的思索之中。

Dick紧张地望着那即将宣判命运的小鬼,Tim依旧盯着电脑屏幕,但他打字的手静止在了键盘上方,另外两个罗宾(和前罗宾)试图装作自己毫不在意:Jason使劲往天花板上瞟,而Damian则气鼓鼓地折磨着他的牛排。

该死的,他们都知道等魔法消失后Bruce就会忘了这事儿,何况这小屁孩说出来的话毫无参照性——他压根不认识他们,小Bruce关于蝙蝠家族的认知只基于这几天短暂的相处。

但蝙蝠崽子们还是在意得要死,就因为这恶魔是他妈的蝙蝠侠,他们那可怕又可爱的老爸。

酷刑只持续了三秒钟,或许扮演蝙蝠侠对于一个8岁小孩来说实在太难了。蝙蝠侠他本人干脆利落地投降:“我选不出来。”

男孩儿们如获大赦。

“为什么?”Brabus好奇地问道。最大的那个儿子谴责地看着她。

Bruce想了想:“因为你们都是我的孩子呀,我爱你们。”他喜爱又直白地看着他的儿子和女儿。“我给你们的爱都一样多,我爱你们中的一人就如爱你们中的其他人,好吧可能女孩子要多一些,但你们所有人在我心里的地位都一样,我怎么可能选得出我更爱谁?”

他把“爱”这个字眼咬得很重,随后继续投身入面前的盘子里,快乐地大嚼起牛排。他看起来和所有正常的8岁小孩一样:活泼、天真、无忧无虑。毫无半点他未来将要成为的那个阴郁黑暗的怪物的影子。

餐桌上寂静了很久,直到Dick首先发出第一声矫情极了的啜泣。



多好玩呀。

有没有大佬愿意写啊。

没人写的话我就去写了。

评论(27)

热度(231)

  1. BG美好的話我要BL幹嘛盐腌鸡 转载了此文字